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 > 公益新闻 > 父亲的路----《虎啸东江》序三

父亲的路----《虎啸东江》序三

来源:深圳市三和仁爱文化基金会         添加时间:2022-09-13
铁血战将

父亲斯文儒雅,然而他的朋友们大多粗犷不羁,耿直率真。他们都是昔日与父亲一起生死与共、抛头颅洒热血的亲密战友。小时候,我家里时常会来一些陌生的叔叔伯伯。他们大多数都是从外省、外市、外县赶来,专门来和爸爸相聚。与父亲一见,便像久别重逢的兄弟一般互相问候,显得非常亲热。他们喝浓茶,抽旱烟,大声地谈论往事,时时传来爽朗的笑声。爸爸常会让妈妈弄几个小菜,买一瓶白酒,让他们喝个痛快。酒酣耳热之际,这些叔叔伯伯们更是无拘无束,大声谈论着当年战斗的经历。什么攻打沙头海关,巧取牛地埔,驰援红花岭,紫河公路遭遇战,三打潮州会馆,血战十二岭,石坝大会战,三灶岛缴获美式轰炸机等等。这些战斗,惊险激烈,比我看过的小人书还吸引人。我听得简直入了迷,在一旁心驰神往。偶尔,也会插一句:

“叔叔,你真的一枪打死了那个‘疴疴鸡’①吗?”

被问的叔叔会把我揽到怀里:“哈哈,当然,在座的每一位叔叔伯伯都打死过‘萝卜头’②‘疴疴鸡’。还有你爸爸,他可是一位‘儒将’哩!”。

张玉戎装照(解放初期任地方武装部长)

父亲为人随和,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通的读书人,想不到他还打死过敌人,还是一位“儒将”!我对父亲的经历产生了好奇。可惜那时我少不更事,而父亲又不太说起他的陈年往事。所以我只能从他和叔叔伯伯们的闲聊中,逮到一些有趣的片段。

父亲脾气虽好,却爱讲“原则”。碰到大是大非,非要较真论出个所以然,厉害起来不留情面。所以我们兄妹几个,甚至母亲也都有点怕他。我们兄妹几个比起其他的小伙伴,要“安分”“规矩”得多,一般不敢惹是生非。

直到那一年,我终于做了一件“大逆不道”的事来——

那一年,我没向家里人打招呼,随宝安、惠阳乡民的逃港潮偷渡到香港,从香港给父亲写了一封信,告知家人我已到香港谋生。写完信我不敢署真名,想了半天,想了个“张华”的名字,工工整整地写上。这之后一连几年,都没有得到父亲的消息,也没敢再与家人联系。过了几年,听到家乡实行改革开放,发展迅速,加之我思念亲人,便回到了深圳。这时的深圳,已是万象更新,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。我从母亲口中得知,我偷渡香港的事,给父亲带来了很大的影响。本来他是深圳市纪律检查委员会的副书记(深圳市委书记方苞兼任书记),兼干部落实政策办公室主任,因我的鲁莽行为,害得他避嫌辞职,到另一部门工作。知道这些事后我非常歉疚,心中惴惴不安,不知父亲会怎样惩罚我。傍晚,父亲回来了,我局促地站着向他打招呼,手足无措。父亲看见我果然沉下了脸,摆摆手让我坐下。

解放军女战士

“小军啊……”父亲一脸严肃,还是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批评口吻。我的脊背一阵发凉。 “‘张华’,你可要小心咯!”父亲双手背后,在屋里踱来踱去,“几十年前我也叫‘张华’。当年部队从东进海陆丰,缺衣少粮,我向地主借枪借粮,借条上签的就是这个名字。张飞的张,中华的华,又讲义气,又爱中华。这名字,你也配叫吗 ?”

“啊……”

我一时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——父亲竟然也叫“张华”,而且是几十年前。谁能相信,相隔半世,他为了革命,我为了生存,父子俩不约而同地都给自己起了同样一个新名字。莫非冥冥之中真有什么神奇的力量在巧作安排?莫非我和父亲有什么“心灵感应”?

“爱人同志”(张玉与刘伟英)

出于好奇,我想知道更多关于父亲的故事,走进他的心灵世界。我拜访了父亲昔日的战友及一些事件的亲历者,从而知道了父亲及母亲更多的往事。比如:他当情报员时被俘,机智果断,与敌营长巧妙周旋,不但自己全身而退,还掩护了杨德元、杨步尧两位地方领导;他率领“三虎队”攻打潮州会馆,“三虎队”伤亡惨重,他的恋人、我母亲的好姐妹梅子(化名)也身负重伤。之后梅子到香港治病,父亲转战东江。后来父亲几番与她联络,得到的却是梅子母亲寄来的一封信,告知他“梅子已死”。父亲听到噩耗,悲痛万分,一直无法忘怀。后来父亲和母亲结婚,有了我们,他们一直生活在对恋人、对姐妹的深深的怀念之中。然而,在 20 世纪 80 年代初,父亲去广州开会,却意外地见到了她——他朝思暮想的“梅子”。相隔 30 年,两人已从朝气蓬勃的青年变为两鬓苍苍的老人,原来他们之所以咫尺天涯,另有隐情……

战地爱情,刻骨铭心

我把从父亲那里听到的关于当年战争年代的故事,以及后来辗转听闻和查证的历史,做了梳理,渐渐弄清了父亲的人生轨迹,提供给作家吴重龙。吴重龙先生对此题材颇感兴趣,他又只身到我父亲生活和战斗过的许多地方,如深圳、紫金、博罗、惠州、海丰、陆丰、珠海、顺德等,深入采访,得到了一些史志办、党史办同志的帮助,掌握了更多翔实的史料。
擦去历史的迷雾,父亲和他的战友们,一个个生动可爱的脸膛跃然纸上——黄冠芳、江水、刘黑仔、刘宣、林文虎、张军、李群芳、罗汝澄、李和、曾强、叶维里、严志胜、何鹏飞、郑成基、刘伟英,还有一个小名“梅子”的女战士……我看到了他们在烽火硝烟中携手战斗的一个个瞬间,艰难与曲折,青春与热血,友情与爱情。这一切,都令人感慨不已。我感动得像个小孩,泪流不止。


在追求真理和民族解放的道路上,父亲和他的战友们坚定执着,留下了一行浅浅深深带血的足印。他们,是我们民族的脊梁,是最最可爱的人!

《虎啸东江》记载着父亲的生命历程和他的理想追求。作为东纵、边纵战士的后代,我希望广大读者朋友能与我们一道,随着书中娓娓道来的故事,走进烽火硝烟,走进父辈的峥嵘岁月。

我也想借此告诉我的父亲:

你们的路,我们仍走着;你们的梦想,我们仍追逐着。

2021 年 6 月 16 日


(张华,原东纵战士、边纵东一支独立二营副政委、边纵独立一团三营营长张玉之子)
注:
① “疴疴鸡”,病鸡,东江地区百姓对日伪军、国民党顽军的轻蔑称呼。
① “萝卜头”,指日本鬼子。
相关公益新闻推荐阅读:
公益新闻
公益新闻
联系我们
电话:0755-83411488
传真:0755-83411488
邮箱:xuff@samwo.com
地址:深圳市福田区天安车公庙工业区天经大厦F3.84B2
深圳市三和仁爱文化基金会版权所有    备案号:粤ICP备14025425335号
peek棒 peek板 peek板 pvdf peek pei 气密性检测 深圳网站设计 深圳网站建设 深圳网站建设公司 网站制作公司 惠州网站建设 企业网站建设 企业邮箱申请 步进电机驱动器 步进电机 减速步进电机 LCD液晶屏 LCD 液晶屏 深圳公司注册 注册前海公司 深圳代理记账 深圳出口退税 南阳新闻 深圳公司注册 电阻 采样电阻